如果您的浏览器未跳转,请点击此处进行游戏并领取优惠

固廢法修訂草案二審,人口密集農村可納入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系統

首頁 新聞咨詢 固廢法修訂草案二審,人口密集農村可納入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系統

2019年12月23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審議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修訂草案)》(下稱“二審稿”)。相比一審稿,二審稿進一步健全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對城鄉結合部、人口密集的農村以及其他農村的生活垃圾收集處理作出了更詳細的規定。

時隔15年,我國《固體廢物污染環境防治法》迎來了大修,生活垃圾分類制度擬寫入其中,成為了該法修訂的一大看點。

在一審稿中,草案對“生活垃圾污染環境的防治”進行了專章規定,提出國家推行生活垃圾分類制度。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采取符合本地實際的分類方式,加快建立生活垃圾分類投放、分類收集、分類運輸、分類處理的垃圾處理系統,并要求建立覆蓋農村的生活垃圾分類制度。

今年6月,一審稿經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后,有學者曾對界面新聞表示,草案在農村和城市生活垃圾分類方面的規定有待進一步細化,農村和城市的情況和特點不同,應因地制宜采取相應的生活垃圾分類模式,農村垃圾分類不能照搬城市模式。

此次二審稿細化了我國城鄉生活垃圾分類的規定。二審稿提出,生活垃圾分類實行政府推動、全民參與城鄉統籌、因地制宜、簡便易行的原則。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應當建立健全生活垃圾分類工作協調機制,加強生活垃圾分類管理能力建設。

二審稿還提出,有條件的地方,城鄉結合部或者人口密集的農村的生活垃圾,可以納入城市生活垃圾分類收集、運輸、處理系統;其他農村的生活垃圾,應當妥善處理,防止污染環境。

清華大學環境學院教授蔣建國對界面新聞表示,從固廢法修訂草案征求意見稿、一審稿再到二審稿,經過了一年多時間,我國一些城市已經開始實施生活垃圾分類的地方性法規,很多地方也在推進立法,二審稿中體現了實踐中積累的經驗,可操作性更強。

自2000年,北京、上海、廣州等8個城市被確定為全國垃圾分類收集試點城市,至今已經過了近20年時間。2017年3月,國家發改委和住建部下發了《生活垃圾分類制度實施方案》,按照規劃,2020年底前,中國將在46個城市先行實施生活垃圾強制分類。

此后,廣州、北京、上海等城市相繼頒布生活垃圾分類管理條例,并對個人違反條例相關條文的情況處以罰款,中國垃圾分類進入了“強制時代”。但是,部分城市實施生活垃圾分類制度的整體效果與預期仍存在差距,有些城市存在前端分類難推開、終端處理設施跟不上等問題。

蔣建國指出,生活垃圾分類實際上是一種手段,目的是通過分類,在源頭上降低各種廢棄物的排放,我國現在各大城市都在推開生活垃圾分類,這項工作不是一蹴而就的,有些地方達不到預期的效果,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

“各地政府在制定生活垃圾分類政策時,需要考慮政策的可操作性,制定比較簡單有效的分類方式。從試點到全面推行,還要加大包括前端的長期督導,垃圾分類體系的改變,收運過程的優化,以及末端處理的優化等方面的力度。”蔣建國說。

實際上,近年來,隨著城市生活垃圾分類政策逐漸推廣深入,我國多地也陸續實施農村生活垃圾分類。

據媒體報道,2019年8月,江西省決定在14個縣(市、區)試點開展農村垃圾分類減量和資源化利用工作;截止2019年11月,浙江省各級投入20億元開展垃圾分類處理,農村生活垃圾分類處理行政村累計18742個,覆蓋率達到76%;目前,重慶市累計建成農村生活垃圾分類市級示范村899個,到明年底,全市將增加至2500個。

蔣建國認為,我國新農村建設了這么多年,很多農村地區已經開展了垃圾分類工作,但是效果并不是非常好,現在生活垃圾分類“很熱”,可以利用這一波高潮梳理順暢,完善農村生活垃圾分類的政策,制定更加有效的、符合農村特點的分類方式。

他分析,我國傳統的農村存在人口比較分散的特點,新農村在這點上已發生了改變,新農村在城鎮化過程中,人口相對集中,這些農村一般都離城市較近,交通條件較好,而且產生的生活垃圾和城市居民區產生的生活垃圾在產生量、負荷、垃圾組成等方面都沒有太大的差異。

對于二審稿提出“有條件的地方,城鄉結合部或者人口密集的農村的生活垃圾,可以納入城市生活垃圾分類收集、運輸、處理系統”,同濟大學循環經濟研究所所長杜歡政表示,這是二審稿中的一個亮點,城市和農村在生活垃圾分類上不應都按照同一個標準。

“人口密集的農村的生活垃圾納入城市生活垃圾分類系統,可以降低垃圾處理的陳本,因為土地容量、環境容量的限制,這些農村不能就近就地處理生活垃圾,應由城市統一集中處理,而偏遠的農村則不應通過‘垃圾進城’的方式解決。”杜歡政對界面新聞表示。

他指出,偏遠農村的垃圾分類和城市的垃圾分類并不一樣,生活垃圾的組成和城市里的不太一樣,偏遠農村大部分都是一家一戶居住,收集垃圾也比較難,若將垃圾運到城市里處理,運輸的成本過高,農村的有機物來自于大地,也可以回到大地,就近就地處理,進行良性循環。

二審稿還提出,產生生活垃圾的單位和個人應當依法履行生活垃圾源頭減量和分類投放義務,承擔生活垃圾產生者責任。杜歡政表示,從環境經濟政策來看,生活垃圾誰產生誰負責,誰污染誰掏錢,產生者的責任是推動生活垃圾減量化,能夠利用的盡可能利用,不能利用的要做無害化處置。

2018年7月,國家發改委發布《關于創新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價格機制的意見》提出,2020年底前,全國城市及建制鎮全面建立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

“固廢法草案中的生活垃圾產生者責任的規定是為2020年底前建立生活垃圾處理收費制度相配套的,將來可能實行生活垃圾‘隨量增收’,生活垃圾產生者產生的垃圾量越多,需付的費用也越多。”他說。